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开启辅助访问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切换到宽版

微微都市|在日华人网络家园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扫一扫,访问微社区

搜索
热搜: 微微多是

有话床上说

已有 521 次阅读2016-3-10 21:38 | 郑州3月天气,

  1
  女人真正的成熟期是40岁之后。杜晓玉一直对丈夫乔大明这句话记忆犹新,如今的杜晓玉就处在女人40后的这个季节。每天家里起得最早的就是她,在这个女人特别的季节里,她洗漱之后总喜欢站在镜子前通过不同角度审视自己,首先她发现自己的胸脯、臀部均比过去大了好几号,如果说这叫成熟,倒不如说是大丰收更妥帖些。在这个私密的过程里,床上的丈夫乔大明依然呼噜依旧,此间还传来两个贼亮的屁。杜晓玉知道都是昨天晚上那块有味豆腐闹的,本来打算扔掉的,她感觉可惜,用水洗了洗最终还是刺啦一声倒进了炒瓢,过日子不细不富,眼看儿子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,不节省不行。
  就在这时,水管的水越流越细,一按开关才知道停电了。杜晓玉把家里的三个水龙头全打开,把锅碗瓢盆统统接在水龙头下。一系列的动静把丈夫给惊醒了。
  杜晓玉有点惊慌地叫道:大明,大明!快起来。
  地震?
  什么地震,停电了、停水啦。快找找还有什么东西可以储水的,你快找呀!慌乱中乔大明反穿着内裤,满屋子转了一圈才找到一个矿泉水瓶。当妻子迫不及待地一把夺过矿泉水瓶子对在水龙头上时,水龙头有气无力,并以鞠躬尽瘁之势吐出几滴水珠之后就上海精武南鹰武术社在“体彩杯”2015年第十届浙江国际传统武术比赛中取得佳绩鸦雀无声了。
  乔大明打了个哈欠,睡眼朦胧地瞄准抽水马桶,一手叉腰一手操纵着那位与他同甘共苦的老伙计,随之哗啦啦的流水声十分敞亮地回绕在耳畔,这声音同时警觉了妻子那根高度敏感的神经。当她捏着那个矿泉水瓶推开卫生间的门一看,不说长短朝丈夫的后背就是一掌。乔大明被这突如其来的一掌拍得顿时乱了方寸,浅黄色的液体热乎乎地流了一腿不说,还有不小一截排泄物憋在半路,那种进退两难的感觉,搞得乔大明冲妻子直跺脚:你这是干什么?这样会闹出前列腺问题的。
  妻子没好气地用矿泉水瓶子敲着洗脸池:没告诉你停水了吗?怎么还往里面滋?
  儿子从自己的卧室推门出来一脸喜气。
  乔大明揉着肚子有点奇怪地说:葫芦娃(儿子的小名)今天早上咋这样高兴?
  儿子朝乔大明用手做了一个开枪的动作:一会告你说。
  儿子大步流星走进卫生间,其动作和乔大明如出一辙,一手叉腰一手操作,所不同的是其水注打在马桶里的动静远远朝过了乔大明。三是女性出轨更易被社会歧视-女性出轨为何比男人出轨风险大
  一家人的早餐很快就结束了,说是早餐实际就是昨天晚上的剩饭又兑了些水。
  好长时间以来这个家许多事已经形成了习惯,儿子开车第一站把妈妈送到超市,再把爸爸送到印刷厂。然后自己再去郊区方便面厂上班。
  乔大明从车上下来,又扭回头问儿子:我们好像有什么事忘说了?说着他拍了几下自己的脑袋,仍然还是没有想起来。这时印刷厂的会计胡大姐冲乔大明柔声说:乔师傅真是越打扮越靓了。说着还在他肩膀上拍了一下。乔大明下意识地看了一眼儿子,这小子朝穿着自己校服的父亲用手势开了一枪,乔大明也用笨拙的手势回了一枪,儿子按了一声破喉咙哑嗓的二手面包车喇叭,锈迹斑斑的排气筒在车尾剧烈地抖动了几下,呜地一声出发了。
  
  2
  乔大明在印刷厂是负责校对的,同会计胡大姐在一个办公室工作,这是他下岗之后找到的第三份工作,他们面对面坐着已经两年多了,一开始他们彼此之间一本正经,除工作之外的话,他们几乎没有说过其它事,有时他们在不经意间互相的眼神会撞在一起,通常情况下也只是彼此一个微笑。后来他们的关系一下子加深了,原因其实很简单,就是去年夏天,乔大明发现胡大姐的皮肤特别白嫩,赞叹之余他居然把内心的话脱口而出了,胡大姐的脸顿时红的一塌糊涂。
  小乔其实你这取其精华-原配斗小三最绝招数 以守为攻让小三自愿退出个人吧,真的不错。胡大姐总是用肯定的口气评价他。自从他们的关系深入之后,私下里她喜欢叫他小乔。乔大明一开始红着脖子坚决不同意这种称呼,因为毕竟都是一把岁数的中年人了,这样下去离走向犯规道路可就不远了。于是乔大明就故意装出一副令别人讨厌的样子,胡大姐是个爱干净的人,她喝水的杯子每天都要洗好几遍,身上的衣服更是一尘不染。鉴于这种情况,乔大明故意往废纸篓吐痰,并且还把咳嗽用力放大。不料每次这样,胡大姐都要关心地给他递上香扑扑的纸巾。后来他就不再搞这一套了,而是改为在办公室抽烟。为得就是让她讨厌之后,提出来调换办公室。
  胡大姐劝乔大明:烟不是不可以抽,要少抽要抽好一点的烟。小乔你抽烟的动作其实很潇洒。
  那天下班时,胡大姐在她的办公桌里拿出一条烟,他从来没有见过这种烟,她非要送给他,乔大明说什么都不能要。就在他们推来让去时,他感觉她的手绵的和玉一样,软的就和没有骨头似的。见人家是真心的,他只好收下。当他拿着这条烟到烟酒店买他平时抽的四块一盒的老牌子时,这才知道这条烟居然一千多块。乔大明呀了一声就再没有说什么。这条烟如果拿回家,妻子不问个水落石出是不会罢休的。一个下岗工人一没钱二没权,肚子小的一点点,身份和这东西严重不符。他计划卖了,烟酒店老板用手电筒似的验钞机对这条烟扫描了一番,冲乔大明痛快地数出八百块。就在他接钱的同时,又闻槐花香,不管老板咋样说,他一口回绝不卖了。就在这一刻,他突然发现自己太不厚道了。
  很少冲妻子撒谎的他,那天给妻子编了个合情合理的故事,此故事并且是死无对证的。他说一个抄着外地口音的年轻人说回家需要路费,天山深处,,求他花一百块钱买了这条烟。妻子拿起这条烟皱着眉头:如果是假烟,看我怎么收拾你!乔大明笑道:假一罚十。你就好好给我放着吧。
  几天之后,妻子当着儿子的面抱头给了乔大明一个吻:那条烟我在超市代卖了。看,这是一千块,悄悄淡薄的。比我一个月工资还多!这是我嫁给你20多年以来,你干的最漂亮最传奇的一件事。
  当天中午,餐桌上还多了一条红烧鱼。乔大明没有怎么动筷子,他似乎看到胡大姐那张洁白的脸就在盘子里微笑着。一种难以准确的愧疚拌着淡淡的耻辱感,迫使乔大明冲妻子:你,你简直就是个败家娘们嘛。妻子当然要据理力争,那天他们吵了很长时间。最终以乔大明向妻子做了检查,他们才又有了欢声笑语。晚上在床上,妻子带着某种感激或者说是回报的心情,主动钻进乔大明的被窝。面对妻子的赤诚优待,与他同甘共苦的那个家伙却不识好歹,以致乔大明都发自内心地默默相求:大爷,快精神起来啊,我给你磕头了;;
  妻子叹了口气:不要难为它了,我已经不是当年了,人老珠黄了。说着妻子离开了他的被窝。乔大明失眠了,难道她发现了自己什么?可是自己什么都没有做呀。身正不怕影子歪,这样正想着,妻子已经轻微地响起了呼噜,她每天在超市打工确实要比自己辛苦的多。就在这时他的那个家伙突然精神抖擞了,乔大明心里骂了一句:真不是个好玩意。
  
  3
  中午,妻子给乔大明打了个电话说,他们家那一带还没有水没有电,同时她也告儿子说了,大家中午饭各自就在外面对付一顿算了。
  在印刷厂每天和方块字打交道,两年来他的眼睛花得很厉害,时常会感觉那些挤在一起的黑色方块字如同一只只苍蝇爬在纸上。有时他看校对稿不得不举在自己的脸前,现在他发现这张校对稿中间有牙签粗的一个洞,透过这个小洞,对面的会计胡大姐一览无遗,开始他有点紧张,慢慢地就放松了,就和看电视一样。他发现她娇媚的眼睛里有一种无限的善意,她那肥沃的胸脯更令他充满了想象。他知道这些都是自己不该想象的事情,甚至是罪过。他认为胡大姐对自己仅仅是出于一种同情吧,自己有其它想法,就等于是农夫和蛇。
  就在这时,胡大姐猛地伸过脸,这个大特写着实把乔大明吓了一跳。胡大姐不解地问:你用一张纸挡着脸在偷吃什么好东西呢?
  没有。
  我怎么好像听到你还吧唧着嘴。是我听错了?
  我肯定没有吃什么东西,连一口水也没有喝。说着乔大明还冲她把舌头长长地伸了出来,两人隔着桌子掘着屁股,为了近距离观察,胡大姐还努力地踮起了脚尖。巧的是印刷厂一个负责打印的小女孩突然进来,见此情景小女孩当时就懵了。手里的一沓送来的校对稿全掉在了地上!小女孩红着脸一口一个对不起。胡大姐这才反应过来怎么回事了。她的脸比小女孩还红的厉害,慌乱中她重重地关上抽屉:小女孩家家的,进来也不知道先敲作家茅盾趣谈“幽默”的老舍先生门。说完她提上包就走了。乔大明望着胡大姐的背影嗨了一声便低下了头。小女孩此时似乎更加坚定了这里所发生的秘密,她知道胡大姐在这里连经理都给她十二分的面子,得罪了她自己的工作就不用干了。小女孩的声音明显带着哭腔:乔叔叔原谅我,对不起。我什么都没有看到,我真的什么也没有看到。
  乔大明皱着眉小声说:你怎么非要说什么对不起的?你看到的都是假象。
  对,确实是假象,都怪我进来没有敲门。
  这么说你现在还认为是真的?
  小女孩急得都流出了眼泪:叔叔,真的假的,我什么也没有看见,我保证不说,还不行吗?我怕丢了工作,我妈妈的病才刚刚好转没多久,叔叔我求你们了。
 安肺汤的功效与作用 行了,行了。孩子请相信我们是清白的,我儿子都比你大了。我能做你想象的那种事吗?
  你儿子我见过,是个帅哥,和你一样。
  我没有说帅不帅的问题,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和你说好。你那样想很不好,后果很严重。胡姐很生气。
  乔大明冲小女孩笑了:我们刚才说的好像谁已经说过了?
  叔叔,有这样的电影台词,大家都知道的。
  乔大明现在主要是稳定小女孩的情绪,她的情绪一旦失控,哭天抹泪地跑出去让人看到了,会害死自己的。于是乔大明说:好好工作,我用自己的岁数向你保证,好好工作你在这里就会有发展的。
  小女孩这才破涕为笑。
  乔大明终于长长地嘘了口气,已经中午十二点多了,附近大小饭店的人都不少,于是他干脆和一帮民工兄弟挤到一条小巷子的饭摊,见他们吃大葱就大蒜,他心里特别馋。想了想别人对那味道的感受,他还是把手里的大蒜放了回去。在一大碗拉面里,他先是吃出一根长头发,又吃出来一片槐树叶一样的东西。他还是坚持吃干净了碗里的饭,因为他知道这对夫妻也是下岗工人,与自己是一个阶级的苦难兄弟。所以他没有伸张碗里的卫生问题。
  
  4
  下午,胡大姐准时来到印刷厂。发生在上午的那件意外的插曲,她没有再提起。乔大明却吞吞吐吐地:那孩子业务能力,其实挺不错的。她妈妈的病刚刚才好转;;
  你中午喝酒了梦见很多女人洗澡
  没有。
  怎么语无伦次,你到底想说什么?胡大姐有些纳闷地望着乔大明,并把握在手里的一把塑料尺子,轻轻地一下一下地拍打在自己另一只手的掌心里。
  乔大明咳嗽了一声才说:其实我们都知道,这个印刷厂就是你们家的。这里的经理和我,还有上午的那个小女孩我们都是给你们家打工的。
  什么意思?
  我是说你不要开除那个小女孩。
  原来我们相处两年多,你根本就不了解我。
  我还想说的是,上午的事确实都怪我,偶然在一张校对稿的一个小洞里发现了你;;
  什么,你连这个也向那个孩子坦白了?
  没有,因为她十分敬畏你,所以才那样;;
  胡大姐这才似乎明白过来,她认真地问:我就那么不招人喜欢吗?希望你客观地给我个评价。乔大明发现她确实认真起来了,于是就实话实说:一个善良的冷美人。
  夸我?
  没有。
  我感觉你就是我的一个小弟弟,没有想到你人小心不小。
  得,得了吧,我们同岁,你仅仅比我大两个月,总是卖弄老资格,我对你这样的做法很有意见。
  嘿嘿嘿;;
  哈哈哈;;
  
  5
  下班了。
  妻子要求晚饭必须回家吃。儿子提出了反对意见,因为家里依然停电停水,儿子希望一家人到饭店去,口口声声他请客。妻子说她今天早晨接下的水不光够做饭,就是洗澡也有富余。停电又没有停煤气。乔大明说:其实一切都是个过程而已,常下馆子的人也腻得慌。儿子双手握着方向盘反驳道:好像你天天下馆子似的。妻子警告道:看路,平平安安就是福。我们超市的老总倒是天天下馆子,现在浑身上下这也高那也高,人们传说最多活个一年半载了。
  回到熟悉的家,点亮蜡烛。儿子不能上网,丈夫不能看电视。于是他们都不约而同地来到厨房紧紧地围绕着妻子,全家齐动员,很快香喷喷的晚餐就端上了桌,一家人欢声笑语胃口大增。
  晚餐后,在美妙的烛光里,先是儿子在烛光的照射下用手在墙上变兔子、小狗。接着丈夫和妻子也都纷纷亮出了绝活,他们还为照射到墙上的影子配音。全家三口玩的不亦乐乎,妻子说:停电真好!儿子说:我听说明天还要继续停电。
  真的?
  真的。
  停电停水似乎是一对双胞胎,乔大明突然感觉肚子不对劲,他用手捂住肚子,他明白全是中午那碗拉面闹的。妻子见此情况忙说:快去大门外的公共厕所,你说什么也不能在家里处理那些东西。儿子说:大门外的那个公共厕所早改成小卖部了。
  大明可以坚持吗?
  现在好多了。
  不行,万一半夜出现问题咋办?
  现在找个公共厕所真难,附近哪里还有?
  儿子笑道:你们真笨,哪个大饭店没有洗手间,并且都是免费的,卫生纸都不需要自带。
  发动了车之后,妻子掏出卫生纸递给丈夫:带上备用吧,瞧你这动静就和大首长视察工作似的,有专车、专职司机,还有女秘书陪同。
  儿子说:这附近三星级以上的饭店有黄金大道、宜景国际,还有政府第二招待所也很不错的。
  乔大明心里盘算着,这点事就不必要麻烦政府了,他排除了政府第二招待所,宜景?这事跑到国际上也不怎么合适。最后他选定了黄金大道。
  儿子问他:定了,不后悔?
  定了,自己这点事,我再光绪帝瑾妃生平简介 瑾妃是怎么死的拍不了板还算男子汉。说着他又扭回头冲妻子说:你说呢?
  我什么都不说,注意是你拿的。只要你拉不在裤子里,到那都一样。
  
  6
  乔大明到背着手,一副面带微笑的表情。在身披绶带笑容可掬的迎宾小姐欢迎词“黄金大道欢迎您”的甜美声音里,他漫步踏上了前往洗手间的红地毯。这时,饭店大厅的钢琴师正好奏起《天空之城》,此刻乔大明心里充满无限的感慨,皇帝出宫也不过如此吧。
  妻子和儿子在大厅免费休息区等候着他的凯旋。妻子对儿子说:我以前太相信你爸爸了,以为他从里到外是个老实人,现在你看他装的比人家在这里真正用餐的人还像。
  ;;
  乔大明回到大厅,向妻子、儿子招手示意打道回府时,胡大姐突然出现在了他的眼前,两人先是一愣,利用性幻想-新鲜情欲带来新的性激情紧接着互相不约而同地咦了一声。胡大姐一家和另一家刚在这里吃过饭,正准备到楼下去唱歌。胡大姐向自己的丈夫介绍:他就是乔大明。
  胡大姐的丈夫满嘴酒气地握住乔大明的手说:久仰。你也是一家子来的?
  是,是。
  走,我们一起去红火红火,三请还不如一遇。客气什么?这是缘呐。到唱歌的包房坐下之后,胡大姐的丈夫突然拍着自己的脑袋,不对,我们见过。就是在这之前刚刚见过,在洗手间对吧?
  乔大明说:对。
  哎呀,我到洗手间去吐了,确实喝多了,没有办法都是朋友。
  胡大姐一家相跟的另一对,哪个男的醉得更厉害,歪斜着身子抓起了麦克风对着墙角就没有撂下过。这男人的妻子大嘴大眼睛很有几分姿色。
  跳舞时胡大姐的丈夫邀请了乔大明的妻子,她非常抱歉地说自己不会。于是他就大大方方地拉起了那个大嘴大眼睛女人的手,看上去他们配合得非常默契。这时胡大姐笑着对乔大明的妻子说:可以让大明陪我跳一曲舞吗。妻子是个保守的人心里虽然有一万个不愿意,但是嘴里却说:当然可以,我为你们鼓掌。
  儿子和胡大姐的女儿两个年轻人一见面就眉来眼去,现在似乎已经熟悉的不得了,电子手表加工 登升劳保手套 笔记本涂装线
  当两个年轻人占领了中间的显著位置后,乔大明揽着胡大姐不得不退到墙角,胡大姐在变幻莫测的灯光里小声说:抱紧我,气一气那对狗男女。乔大明听了之后只感觉浑身一软,一脚重重地踩在了胡大姐的脚趾头上。只听胡大姐哎呀地叫了一声就原地蹲了下来。
  舞曲和歌声就此结束。
  妻子在丈夫的肩膀上狠狠地擂了两拳头,其下手很重!并说:怎么这么不小心,看看把胡大姐踩成什么样了。胡大姐慢慢地站起来:没事,没事。又不是纸糊的。
  ;;
  回到家,乔大明一家三口围坐在烛光里,他们什么也没有说,也没有谁说要睡觉。乔大明望着儿子又问道:今天早餐前你乐呵呵地说,有什么事要告诉我们?儿子哦了一声:我昨天晚上梦到遍地开满了桃花。真美!
  就在儿子刚说罢这句话时,他的手机收到一条短信,只见儿子有点激动地拿上手机回到自己的卧室,并关上了门。
  丈夫说:咱们睡吧?
  妻子说:不,我想让你在烛光里守着我到天亮。
  
  丈夫说:睡吧,有话床上说......

  赞 (散文编辑:江南风)

路过

鸡蛋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评论 (0 个评论)

facelist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| 立即注册

留园 网|捷克论坛|日文雅虎|中国大使馆|版权声明|免责条款|手机版|微微都市  

GMT+9, 2023-2-5 16:54 , Processed in 0.178201 second(s), 19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返回顶部